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筆趣閣 > > 杏香劫 > 第65 章 崔府

第65 章 崔府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
做媒須做貴。這張媒婆做了二十多年的媒,好不容易擠開別人,做成了官媒身份,便有了更多的結交官貴的機會。能為青州的府令大人求得一門好親事,那日后可不是攀上許大人了么?那日后的好處還不是如滔滔江水一般源源不斷地滾來……

想到這里,張婆子心里樂得壞透了。

這樁婚事,定是一說便成!

且想想,許大人是誰?青州老大!你一區區員外,一無功名,二無祖蔭,無非是家里有幾個錢。士農工商,你靠經商得來的那幾個錢,再怎么著,還不是卑微下賤?能攀上許大人這樣的高官,可是你吳家修了幾輩子的福份吧……

“實在是抱歉!在下怕是要辜負許大人的厚愛了!”

“吳員外,要論家世呢,確實,你家不怎么地,可許大人看了你家閨女了,你便不必與老身謙遜。只需教女兒進了許家門,好生服伺許大人……”

“許大人學富五車,又位高顯赫,而我吳家的小女,粗陋不堪,實在不敢入許家這樣的高門!

這是哪兒跟哪兒?人家上趕著求都求不來的婚事,你還要往外推?

“吳員外何必還做這些假動作呢?人都說高嫁低娶,許大人看上了吳曼曼小姐,這是天大的福事呢!”

“我不過是一區區卑賤的商家……”

“許大人都不計較這些,吳員外何必計較?”張婆子勸道。

“我知道吳員外是擔心女兒過了門受委屈吧?不錯,許大人家世清貴,位高顯赫,可他家的尊堂已然過世,吳小姐嫁過去,只要許大人不嫌棄,她今后便是一家女主,還有誰敢嫌棄她?

“這可是一樁世間沒有第二的金玉良緣!吳員外稍事推諉做做樣了子便可……”

“我不是做樣子,是真不敢高攀這門親事啊!眳菃T外的聲音頗為鎮定。

廳堂里安靜了。

想來,張婆子此刻張開的嘴巴,可以塞得下一個雞蛋。

……

崔府。

崔品見派去送筆的小廝安硯回來,強支起身子,關切地問:“吳小姐可收下了筆?”

“回公子。不但收下了,還送了一封信回來!

“還有信?”崔品頓時來了精神,呼地從床上坐起來!翱炫c我看看!

安硯四顧,見四周無人,這才松了一口氣,將懷里的信取出來。

展開信一看,安硯嘆氣道:“公子,你便斷了念想吧。你看,人家吳曼曼小姐對你沒情義。你這是何苦呢!”

看著自家公子為了一個女子如此勞心勞神,自己整日提心吊膽不說,還鬧騰得合府不安,安硯身為崔品的近侍,好不心煩。

那崔品見了信,先是皺了眉頭不作聲,詠念間,突然展眉道:“誰說曼曼是無情無義的!她最是有情有義!”

安硯瞅了崔品一眼,無不擔心地小聲道:“公了,你,你沒事吧?”

“你看,你看,她寫的什么?”

“勸君莫惜金縷衣,勸君惜取少年時!卑渤幠畹!斑@是在規勸你好生讀書,再莫要想著她了!”

“錯錯錯!你只讀這兩句,你可知后面兩句原是什么?”

“是什么?”安硯瞪大眼。這識字的主子們,就是愛擺弄文字。有什么意思不直接寫在紙上,偏偏要藏在紙外……

“‘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!竺姹闶沁@兩句。你說,曼曼小姐是什么意思?她是要我不要猶豫,快快去她家提親!”

“果真如此?”安硯有些不信。

“這還有假么!”崔品從床上跳下來,抓過衣欄上的衣裳,手忙腳亂地穿著,嘴里道:“我這便去告訴父親和母親,請他們前去吳家提親……”

“老爺夫人來了!遍T外有人喊道。

“你看,說曹操,曹操便來了!”

崔府尹與崔夫人雙雙進來,見兒子穿戴齊整地站在地上。崔夫人心疼道:“兒吶,你如何下地來了?”

“兒給父親母親拜安!贝奁返穆曇暨有些虛弱,跪下去的時候,身子晃了晃。

“安硯,公子可進食了?”崔夫人問。

“回夫人,公子還未曾進食!

“母親……父親……兒懇請二老為兒子提親,兒子即刻便進食!贝奁饭蛟诘厣,懇求道。

“你這哪里是懇求,分明便是協迫!”崔府尹拂袖道。他又對夫人道:“我說不來,你偏要來,你看,他還是這等執迷不悟!真是可惡!”

崔品見父親態度強硬,咬咬牙,身子伏得更低了。他埋著頭道:“有父必有其子。父親是執著的人,兒子自然也是!

呃?這是什么意思?崔府尹看了夫人一眼。

還能有什么意思?兒子的意思,分明是指我們年輕時候的事……

“你是如何知道的?”崔夫人見夫君臉色不好看,忙問道。雖然她與夫君在姻緣上遭遇坎坷,最終修正了正果,但終究這是不光彩有辱門風的事,故此,她從來不曾在兒子面前提過。

“是姑母告訴表弟,表弟告訴兒子的!

果然是這個可惡的吳顯……

“父親母親有情有義,婚后生養子嗣,相敬如賓,兒看在眼里,敬地心里,對雙親的尊愛之情,不敢有半點輕減。

“只是,父親與母親也是過來人,還請將心比己,愛已及人,成全了兒子!闭f完,崔品又磕起頭來。腦袋在地板上磕得砰砰直響,聽得崔夫人心尖尖兒直淌血。

“老爺,你便……”她眼里流露出哀求,卻又不敢直言。

崔府尹心中一軟。

兒子說得何曾不是!當初家里反對他與娘子的婚事,他執意娶她。成婚后,二人情投意合,夫婦同心,他的仕途一帆風順,家中打理得井井有條,兒子養育得俊美上進。如此美滿的家庭,又有幾人能得?

看著夫人鬢角的白發,他的心腸又硬起來。

是的,兒子這事,和當年的事,怎可同日而語?娘子無非家世門楣低了些,而吳家,卻是不清不楚,禍福未知!夫人操勞半生,如今慢慢老了,本該好生享受天倫,怎能惹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來讓她不得安生……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X
Top
强奷乱码中文字幕
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