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筆趣閣 > > 重生無冕之王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下馬威(續)

第二百三十九章 下馬威(續)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
沈曉曼沒有說到底,但郭陽也明白她的意思。

事情是明擺在桌面上的。

盡管郭陽是周家的女婿,但艾丙集團與藍星集團畢竟是兩家截然不同的企業,本來是藍星集團的人,突然整個公司都被艾丙集團接管,至少在心理上在個人感情上,藍星鋼鐵的現有經營管理團隊接受不了。

難免就對沈曉曼和她的團隊有些排斥。這種排斥幾乎是潛意識里就有的。

而且,他們還有很深的某種擔憂。

艾丙入主之后,會不會剝奪了他們的管理權,換上艾丙集團自己的人。

尤其是沈曉曼作風強悍,一望可知就是女強人。這更加劇了原先藍星鋼鐵團隊的擔憂和焦慮感。

還有一個關鍵的一點不能不提。

項目建設特別是藍星鋼鐵這種投資大的工業項目建設,中間利益藤蔓很長。掌握這家企業的是藍星集團副總裁、周定南的堂弟周定川,這個團隊幾乎都是周定川的人馬,基于既得利益維護,他們肯定不能跟沈曉曼的人一條心。

所以,別看沈曉曼只在藍星鋼鐵呆了一天,就感覺不太對勁。

根據郭陽和周家的協議以及郭陽的承諾,原先藍星鋼鐵周家派出的團隊維持不變。同時也考慮到郭陽的面子,沈曉曼并沒有動這個團隊的心思。

但來了一天,沈曉曼就意識到,如果不動這個團隊,艾丙集團日后接管藍星鋼鐵就是一句空話。

因此,就算是今天晚上郭陽不給她打電話,她也會打。有些事,她必須要跟郭陽講清楚。

“郭陽,先拋開跟周家的關系不說。但站在我們企業的立場上看,我們花費這么大的代價,并購了這家企業,總不能失控。而且,根據我掌握的情況來看,他們內部的管理其實有點混亂,財物賬目上不清不楚,任由這樣下去,企業非垮不行!

“曉曼,該管必須要管啊,加強管理,尤其是財務管理。但在技術上和業務管理上,我們畢竟對這個行業不太懂,還是要倚仗藍星的團隊,我感覺不會有太大問題吧?”

“有沒有真正了解過藍星集團?”沈曉曼突然問道。

郭陽一怔:“這倒是沒有太深入了解,不過……”

沈曉曼輕嘆一聲:“老丈人肯定沒有問題啊,但要知道,藍星集團說白了就是一家家族企業,他們的高管和很多中層管理都是周家的各種親戚。比如說藍星鋼鐵的總經理周定川,就是周定南的堂弟,這人呢……我感覺很不好!”

郭陽沉默了下去。

沈曉曼說得沒有錯。對于周定川這個人,他的印象同樣不佳。只是看在老丈人的面上,有些事不能做得太絕。

“曉曼,的意思呢?”

“藍星的管理團隊可以保持不動,但周定川這個人必須不能用了。他是藍星集團副總裁,再擔任我們艾丙資子公司的總經理,不合適。況且,這個團隊都是他的人馬,受他的掌控,他留在藍星鋼鐵,我們艾丙的管理就是一句空話!鄙驎月麛嗟,說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郭陽沉默了一陣。

旋即,他毅然道:“曉曼,那就動他!去找找周家,同時任命我們自己的總經理,不過,有合適的人選嗎?這樣的人必須要懂業務,不光是會管理!”

沈曉曼輕笑一聲:“不瞞說,我準備從北方鋼鐵公司這家國有企業挖一個中層干部,這人姓趙,四十出頭,業務精通,比周定川強之百倍!

郭陽笑了:“曉曼,既然都考慮好了,那就按照的想法去做吧。不要擔心會得罪周家,企業是我們艾丙的,必須要有我們的人掌控,這一點,天經地義!”

郭陽的信任和尊重讓沈曉曼聽得心頭暖洋洋地,她咯咯嬌笑起來:“提前給老丈人打個電話說一下吧,別到時候,引起誤會就不好了!”

郭陽搖搖頭:“不用了。這家企業現在叫艾丙鋼鐵,是我們艾丙集團的資子公司,總經理人選必須要由我們這邊任命,不需要跟周家通氣。我想,周家會通情達理的!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郭陽帶著林美美四個人按時來到南方晨報大廈,找安娜報到。安娜也沒有多說半句話,徑自將郭陽五個人分給了自己的五個下屬,要求從今天開始,郭陽五人分別跟隨南方晨報的五名記者開始跑新聞。

林美美幾個人有點不高興了,這哪里是來南方晨報學習鍛煉,分明是將他們當成實習生來使喚。但來都來了,事已至此,也只能聽從這邊的管理了,否則灰頭灰臉得回去,怎么跟報社交代?

帶郭陽的是新聞部記者張潔。

郭陽心里有點惱火,面上卻是不動聲色。不管怎么說,他都是北方晨報的領隊,新聞中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,這邊直接將他打發到了新聞一線崗位上,擺明了還是一種輕視和下馬威。

郭陽五人旋即被打散,各自跟著各自的“老師”分別忙去。郭陽跟在張潔后頭,進了南方晨報新聞部的業務大廳,但大廳內卻空無一人,與昨天下午來看到的熱鬧繁忙景象形成鮮明的反差,郭陽有點意外。

似乎是看出了郭陽的狐疑,也因為郭陽的身份畢竟是北方晨報的中層干部,張潔的態度還蠻客氣。她笑了笑道:“郭主任,我們這邊與們那邊的體制可能不太一樣,我們的記者基本上是不坐班的,一天都在外邊跑新聞,遇到新聞線索立即采寫,完了通過網絡傳輸回來!

“而且,我們這邊是沒有攝影記者的,基本上新聞記者就兼攝影記者了。還有,我們的專職編輯也很少,新聞記者自己的稿子自己做版,然后由統稿編輯采樣,最后報新聞部主任簽發!

郭陽有些驚訝:“張記者,們的部門主任就可以簽發新聞嗎?們的審稿流程只到部門?值班副總編呢?”

張潔笑了:“除了重大新聞或者涉及官方的要聞,普通新聞稿是不用領導審核的,只有部門審核這一關。郭主任,以后就知道了,我們南方晨報的效率還是很高的,部門主任的權限很大,當然承擔的責任也很大!

郭陽深吸了一口氣。

南方晨報的運行體制與北方晨報截然不同,靈活到了一種讓他愕然的程度。部門的權限如此之大,難怪安娜這個新聞部主任架子比副總編東方靜還要大。

可想而知,新聞部是一個報社的核心業務部門,既然報社管理體制賦予部門如此高的權力,這意味著安娜上升的空間很大,具體到實質性的權力來說,她在報社的地位遠遠比普通的副總編要高的。

“張記者,們把新聞的采寫和編輯審核權力都放在記者和部門了,可萬一新聞出現問題……讓部門又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,不太合適吧?”

“那也沒有問題。我們報社還有一個新聞核實部門,對新聞部的工作進行天候監督。記者采寫的稿子傳回報社,這個部門會立即啟動核實機制,確認無誤后才會轉回新聞部來由部門走簽發審核流程!睆垵嵭χ柭柤纾骸捌鋵嵕褪谴驇讉電話核實一下新聞線索,一般情況下,我們的記者都會履行基本責任,對新聞線索進行甄別把關。要知道,一旦出現假新聞或者不實報道,涉及記者的懲罰很嚴重,沒有人敢以身試法的!

郭陽哦了一聲,心里深受啟發。

南方晨報的運行體制非常成熟和靈活,運轉高效,難怪這家報社會在南方沿海一帶具有這么大的影響力。

接下來他連問都不需要問了,南方晨報的記者收入跟稿件的質量肯定是掛鉤聯動的,而且不會一成不變,同時因為記者常年在外邊跑,得到第一手的新聞線索,這樣采寫出來的稿子肯定很有時效性,也接地氣。

來自市民身邊的鮮活新聞,讀者自然就愿意看,市場占有率就高了。

與南方晨報相比,北方晨報的體制就太落后了。

審稿流程反鎖冗長,效率極低,審稿不是一種責任,而異化成了某種領導的權力。

新聞采寫機制也值得詬病,記者不是坐在家里等待新聞上門,就是靠新聞熱線的反饋,真正記者從市場上挖掘回來的新聞屈指可數。

所以,報紙的內容就僵硬單一、可讀性很低。

張潔簡單給郭陽介紹了一下南方晨報的情況,然后就準備出門找新聞。她背起自己的包來,看那包里沉甸甸的樣子,應該是裝著照相機。她扭頭望著郭陽猶豫了一下:“郭主任,是先留在報社熟悉一下情況,還是跟我出去跑呢?”

郭陽笑了笑:“我跟張記者出去跑跑,也學習一下!

張潔哦了一聲,“那我們走吧!”

張潔帶著郭陽在晨報大廈門口坐上了51路公交車,張潔是一個很健談的人,這一會功夫,她已經跟郭陽混得極熟了。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X
Top
强奷乱码中文字幕
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