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筆趣閣 > > 我奪舍了魔皇 > 232.西征(5更)

232.西征(5更)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 推薦閱讀:斗羅大陸、將夜、凡人修仙傳、一世獨尊、大醫凌然、仙逆、劍卒過河、元龍、牧龍師、大夢主、左道傾天、劍來、最初進化、全屬性武道、獵天爭鋒、不讓江山、凌天戰尊

主意終于拿定,要那西域和高原上的魔佛一脈開刀,陳洛陽首先要做的一件事,就是召集自家人馬,安排分派任務。

程虎元的威脅暫時解除,劍皇也不知所蹤,中土之地再無人能威脅魔教。

北方草原上,好不容易因為程虎元之亂而松口氣的異族殘部,再次遭到古神教的征討,損失慘重。

因為大家誤會劍皇被魔皇擊敗,所以神州浩土上最后反抗魔教的力量,也漸漸消亡。

大家都看不見希望,意志難免越來越消沉。

陳洛陽自古神峰北上,在洛陽城見到自己麾下各路大員。

除了在雪域高原監視黑蓮佛境的左使蕭云天以外,魔教高層強者基本全部到齊。

新走馬上任的右使蘇夜,還有暫代朱雀殿首座一職的顧昭昭。

青龍殿首座陳初華,白虎殿首座張天恒,玄武殿首座蘇夜。

然后再加上元老閣大長老謝沖和三長老王默峰、四長老柴翰。

從前的七長老上官松,已經有了自己的新差事,重任外舵護法,成為一方分舵舵主,住持一州之地,再次成為自己心心念念的一方坐地虎。

于是陳洛陽這次召見,便也沒有算上他。

其余新歸降古神教的人,忠誠大都還有待驗證,這次便也都先放過。

洛陽城內,眾人齊聚一堂,在近年來的古神教,屬于比較罕見的情況。

三位長老看著眼前一個個年輕人,感受尤其明顯。

往常類似狀況下,基本上都是以雙方對噴,冷嘲熱諷,唇槍舌劍為起點。

現在這般平和的氣氛,從前實在少有。

不過,以后可能會成為常態吧…………四長老柴翰心中嘆息。

二長老燕趙戰死于高原之上,女帝燕明空破門出教。

魔教元老派便等于塌了一半。

此消彼長的則是教主威望不斷提升。

南云山之戰,洛陽城之戰,與刀皇決戰,橫掃神州,再到同劍皇決戰,現在竟似乎也已經勝出。

教主的聲威,幾乎是一步一高峰,短短幾步路,高到要沒邊了。

此刻的他,已經凌駕包括魔教開山第一代教主費塵在內的所有歷代教主,成為歷史上成就最好的一任教主。

哪怕他現在人立刻就沒了,蓋棺定論的時候這些豐功偉績也無人可以抹消。

曾經教內元老派的另一位支柱,大長老謝沖,現在也已經完全服從教主的號令。

因為對方已經證明自己就是最合適的教主,無人可以動搖。

相較于誰當教主,謝沖更在意當教主的人能否擔當大任,能為古神教帶來什么。

而作為一統神州的人,陳洛陽顯然最合適不過。

四長老柴翰心中苦笑。

某個角度來說,他何嘗不知道大局早已注定?

只可惜自己前面在岔道上走得太遠,此刻想回頭實在好難……

柴翰嘆息。

他收斂心思,打點氣精神,注意力重新都放在眼前的會議上。

此刻大長老謝沖正在介紹所謂總教來客的情況。

在這次碰頭會以前,大家基本也都已經有所耳聞,心下各有思量,這次主要是聽取完整經過和各方面細節。

待謝沖介紹完情況后,陳洛陽沒有立即開口,等眾人略微消化相關信息后,他才淡定的說道:“重點在于紅塵界的存在,其他不過是順帶,因為紅塵界,本教接下來很多方針會重新制定,但宗旨從來不變,大家該干什么,就干什么!

包括剛才介紹情況的謝沖在內,其余人都紛紛躬身行禮:“屬下謹遵教主諭令!

蘇夜還有些愣神,被他哥哥蘇偉按著后脖頸朝向下壓,他才反應過來,連忙向陳洛陽行禮。

陳洛陽的目光落在蘇夜身上。

蘇夜被他盯得也感到不安,渾身發麻。

蘇偉更是心中惶恐,就準備一腳蹬在自己弟弟腿彎上,將之踹得向陳洛陽拜倒。

至于他第九境的修為能不能踹動第十二境的蘇夜,他現在已經無暇去思索了。

不過,就在他要動腳之前,上方陳洛陽的聲音突然傳來。

“蘇偉!

頂著倆熊貓眼的青年一怔,連忙恭聲道:“屬下在,教主請吩咐!

“旁的問題,你不用理會,繼續負責先前總壇搬遷移址的事情即可!标惵尻栒f道:“如果紅塵界那邊,本教再有訪客,按正常禮節招呼一下就行了!

“是,請教主放心!碧K偉連忙說道。

大家看著上方平靜的陳洛陽,心中都暗暗佩服。

別的不談,自家教主措辭間,似乎從來都沒有過“總教”這個概念。

其目光是著眼于那紅塵界…………

大家都感覺頗為耐人尋味。

陳洛陽本人則似乎毫無所覺,仿佛這一切再自然正常不過。

吩咐完蘇偉之后,他視線轉向張天恒:“東海之上有一處所在,你接下來命人盯緊,無需靠近,一直監視其中動向即可!

張天恒應聲道:“是,教主!

在場者皆是魔教高層人物,都已經知道當日東海上發生的情況。

同自家教主決戰的人,并非劍皇,而是另外一位來自紅塵界的第十四境強者。

劍皇眼下失蹤,則也是跟紅塵界有關。

這其中,還可能涉及其師承來歷。

對方之前似乎只針對劍皇,然后便退出神州浩土,但誰知會不會卷土重來?

深海汪洋上,陳洛陽曾一直追到血紅光柱出現的地方。

東邊這一次虛空門戶的位置已經確定,接下來監視其動向即可。

如果紅塵界有人從這邊下來,古神教這邊不求抵擋,只要及時把消息傳回神州浩土大陸,報與陳洛陽等古神教高層知道即可。

南荒象州那邊,也是相同情況。

監視鹿目山一帶就行,如果有更多紅塵古神教總教的人前來,第一時間匯報。

事實上陳洛陽非常懷疑,當初來神州浩土的人,就不止湯浩和湯辛明兩個。

很可能有其他人一起下來,然后分散開來。

湯浩二人明面上直接前往神州古神教的總壇。

而其他人,則散散潛伏,湯浩回去的時候不僅沒帶湯辛明,也沒帶這些人。

他們都在神州浩土留了下來,摸清這里的底細,然后匯總情報再稟告紅塵界那邊。

畢竟,湯浩等人剛來這里的時候,神州浩土這邊其實并不清楚他們一共來了多少人。

這些人生地不熟的生面孔,不好隱藏。

神州這邊的古神教,已經開始清查,花費一段時間,或許便能有所收獲。

陳洛陽吩咐完張天恒之后,又看向大長老謝沖。

“大長老,煩請你走一趟北邊了!

謝沖言道:“老朽盡力一試!

在場眾人里,當初是他目送湯浩利用定界珠穿越虛空門戶。

接下來去北方,是為了嘗試尋找一下看塞外草原上的虛空門戶具體位置。

這有一定風險。

程虎元之死,南楚皇朝說不定會有后續動作,屆時來的多半是高手。

“三長老和四長老,陪大長老一起走一趟!标惵尻柪^續說道。

王默峰和柴翰,當即一起應諾。

陳洛陽便又看向陳初華、蘇夜、顧昭昭等人:“你們隨我一起西行,去會一會那黑蓮佛境!

眾人一起道:“謹遵教主諭令!

是日,魔教教主光明正大出了洛陽城,向西邊雪域高原行去。

消息傳出,天下再次震動。

絕大多數人不知道程虎元的存在,也不知道劍皇的真正下落。

大家看在眼里的情況,就是魔皇幾乎已經呈現橫掃天下之勢,現在終于對神州浩土上最后一個目標動手了。

那個湯辛明,雖然他只是感官能力達到武帝層次,戰斗力依然還是武王,但陳洛陽沒有留他在古神峰上,而是帶了同行。

像之前他跟陳初華等人密會,具體情形和談話內容自然不可能讓這個湯辛明知道。

但明面上的事情,并不避諱對方。

于是陳洛陽西征黑蓮佛境的動作,都明明白白落在對方眼里。

紅塵界中,湯庚明有些猶豫的看向自家伯父:“這個陳洛陽,會不會發現辛明不同尋常了?”

老態龍鐘的湯浩坐在一旁,閉目沉思,開口說道:“如果他已經察覺了,但眼下沒有揭破,還把辛明帶了同行,說明至少他跟我們保持了一定的默契,那你們也小心一些,動作不要那么大!

湯庚明聞言點頭:“我明白,請伯父放心!

湯浩睜開眼,喃喃自語:“魔佛嫡傳可不簡單,他這么有信心嗎?那正好,讓老朽看看你背后到底是什么!

“伯父,你看有沒有可能盡力拉攏他,讓他成為大哥的臂助?”湯庚明問道。

“當面見他的時候,你跟辛明神魂不互通,所以不了解,如果你當面見過他,就不會考慮這個了!睖菩煨煺f道:“那是一個野心勃勃,絕不甘居人下之輩,你大哥也無法馴服他,能馴服他的只有死亡!

湯庚明默默點頭:“原來如此……”

就在這時,有人來傳遞消息。

湯浩看后,為之愕然。

湯庚明見狀忙問道:“伯父?”

“南楚四皇子程虎元死了!睖魃裆謴推届o。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X
Top
强奷乱码中文字幕
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