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筆趣閣 > > 仙逆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毒王鼎

第一百七十七章 毒王鼎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 推薦閱讀:斗羅大陸、將夜、凡人修仙傳、一世獨尊、大醫凌然、仙逆、劍卒過河、元龍、牧龍師、大夢主

王林目光閃動,盯著那黑石橋看了許久,這三天,他一直在觀察石橋,腳步始終沒有踏在其上。

這灰蒙蒙的世界,除了這石橋以外,一片空荒。

王林沉默少許,右手向后一揮,頓時四十二道颶風驀然一散,全部停止旋轉,而是化成數量約有數萬的小獸,轟然的向四周擴散開來。

王林微合雙目,通過第二魔頭感知這些小獸,數量眾多的小獸一散開便向著四周飛去,只聽陣陣呼嘯之聲慢慢遠去,最后幾近淡不可聞。

許久之后,他突然睜開雙眼,身子一躍而出,向著西北方向飛去,隨著他的飛行,眾多的小獸慢慢從四面八方靠攏,在其身后形成颶風。

時間不長,王林身子一頓,停了下來,眼前出現一塊越有三十丈高的石碑,石碑顏色略紅,散發出一股妖邪之氣。幾只小獸,正趴在石碑上,啪嗒著翅膀,發出嗡嗡之聲。

看到王林過來后,這幾只小獸立刻向其飛去,融入到颶風內。王林看著石碑,只見其上寫著三個大字----不歸路。

這三字,充滿一種滄桑的味道,王林看了少許,忽然目光投在石碑右下角,凝神看了一會兒后,他右手一揮,頓時一股強風掃過,陣陣石灰飛揚間,在石碑右下角,出現了一排小字。

“余度過土行之地,收服其獸王,進入這不歸路,此地較為有趣,故此留話一言,后來者若是有緣。切記仔細琢磨這不歸二字!

王林神態平靜,但內心卻是為之一驚,這小字與他當初剛剛進入土行之地黑塔時,看到的那些字體一摸一樣。顯然是同一人所寫。

看其字里行間之意,土行之地對此人來說,實在是簡單至極,就連那強大的通天颶風獸王,都可被其收服。

不過轉念間,王林瞇起雙眼,此人所說若真,那獸王為何還在土行之地,此人所說。多半有些虛假,畢竟這收服二字,其意義不言而喻。僅僅一個收字,就表示跟隨之意了。

當然也有可能,此人真的收服了個獸王,只不過無數年來,土行之地又誕生了一個罷了。

到底是真是假,王林沒興趣仔細辨別,他的目光,再次落在了那不歸路三字上面,沉默不語。

許久之后,他轉身向黑石橋飛去。身后颶風群緊跟其后。

回到石橋旁。王林一拍儲物袋。魔頭許立國立刻鉆了出來,它嫉妒的盯著那些颶風。內心嘀咕道:“不就是小弟多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,老子以后也不要弄些小弟跟著!”

王林一指石橋,魔頭許立國頓時精神一鎮,這一次他不但沒有以往的討價還價,反而精神抖擻,斜眼得意的看了颶風一眼,心底暗道:“看見了沒,煞星主子還是看中老子的,不然的話,這種事情怎么不讓老二來干呢!”

他看向王林時,臉上露出討好之色,二話不說身子向石橋飛去,飛出很遠后,一直也沒遇到什么危險,又在上面轉了幾圈,這才飛了回來。

王林眉頭微皺,右手伸開,頓時從颶風內飛出一只小獸,這小獸趴在王林手心上,小眼睛緊緊的盯著王林,一動不動。

王林右手一甩,小獸立刻向著黑石橋飛去,剛走出三步,小獸立刻身子一顫,停止不前。王林目光凝重,盯著小獸目不轉睛。

只見那小獸顫抖著身子,慢慢的轉過身,雙眼露出恐懼之色,此時它身下石橋,立刻露出一個漩渦,一下子便把這小獸吞掉,隨后恢復如常。

王林沉默少許,他心里此時已然明白,這石橋,就是通過這不歸路的必經之地,他沉吟少許,再次催動幾只小獸飛向石橋,但結局依然。

只不過有一點王林留意到,若是幾只小獸一起飛去,那么只會第一只出現異變,在它被吞噬后,余下的小獸才會依次出現變故,以此類推。

王林目光閃動,心底暗道:“不歸……不歸……意思就是只要邁出,就不能回來……”他沉默少許,還是沒有貿然踏步。

而是盤膝坐在石橋外,從懷里拿出兩個儲物袋,其中一個,是黑色金絲,這是他偷自戰神殿刻畫神道之術的洞府內的那神秘尸骸。

可惜這儲物袋上有種力量阻止王林神識探入,讓他無法打開,王林知道,這里面有對方神識,只有抹掉后,才能把其打開。

只不過這神識極強,王林試探了幾次,便放棄,而是以自己的神識包裹其上,讓這神識無法與外界聯系,從而達到不被這神識主人感應的地步。

雖說抹掉神識王林心有余而力不足,但隱藏內斂,以他的極境神識,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另一個儲物袋,則就是他剛剛搶自孟駝子之物,這上面的神識,已經徹底消失,由此可見孟駝子定是身亡。

王林內心冷笑,打開一看,不由得雙眼一亮。不愧是化神期修士數千年的積累,儲物袋內,僅僅是靈石,就有不下三十萬塊,密密麻麻在儲物袋堆積如山,而且這些靈石,全部都是上品。

更是讓王林眼前一亮的,是其內安靜的存放著兩塊散發光暈的菱形晶石,這正是那罕見的極品靈石。

王林怦然心動,僅僅這兩塊極品靈石,這一次冒險的搶奪,就已經是夠本了。

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瓶瓶罐罐,至于法寶,只有那碎成兩半的綠色小鼎,除了這個,再就沒有其他法寶。

王林略一琢磨,便立刻明白,那孟駝子被困住多日,其法寶定然早就用完。

其實他猜測很正確,孟駝子的法寶本來不少,且一個個均都是元嬰級以上,只不過連續的多次沖出黑塔。造成他法寶大量損耗,尤其是其中那次他以十多個靈獸替身為代價突圍而出,法寶更是大把大把的扔出,甚至不惜催動法寶自爆。這才殺出一條血路,可惜最終還是失敗。

正是因為此事,所以其儲物袋內,除了綠鼎,沒有其他法寶。

除了這些,他的儲物袋內還留有不少玉簡,王林一一取出放在額頭查看,越看他面色越喜,這里面大部分玉簡。都是介紹各種煉丹、煉器以及靈獸簡介的記錄。

這些東西,對于現在的王林來說,有著很大的用處。最起碼不會出現以往即便是看到珍貴材料,也不認識的情況。

而且孟駝子專功煉丹煉毒,其儲物袋內的玉簡,更是在這方面有著詳細的介紹,王林看了許久,腦子里的見識比之以往,多了百倍不止。

除了這些之外,其中一塊墨綠色的玉簡,引起了王林的注意,這玉簡內。有一套功法。這功法的名字就只有一字個。叫做冥。

姑且就叫它為冥決吧,這冥決內詳細的描述了一套堪稱驚天地泣鬼神之神通。以毒入道,共分九層,按照功法上的描述,煉到第六層,即便是化神期修為,也難以在此毒攻下幸免。

只不過這套功法極為霸道,若是修煉,需忍受常人所不能忍,以各種毒藥來刺激身體,從而達到一身是毒的境界。

而且除非能修煉到第九層返璞歸真的境界,身體才會把毒素排出,修成真正的冥毒,從而恢復成常人之外,在沒修煉到之前,身體會出現種種變異,其中最鮮明的,就是會長出膿包。

王林看完后,沉默少許,放棄了修煉這功法的打算,孟駝子一身惡臭,定然是修煉此功法造成,王林雖然不在意肉身,但玉簡內曾說,此冥功,修煉時日越深,則體內毒素越多,會有一定的可能,毒氣上涌入識海,從而失去神智,變成一具只知殺人的活死人。

這才是他最終放棄修煉的真正原因,王林目光閃動,此功法雖然不能修煉,但其內有不少法術,若是配合毒藥,倒也可以施展。

至于這煉制毒藥,孟駝子畢生經驗的玉簡,已經被王林仔細的看了一遍,心底頗為心動。

他從儲物袋內拿出那些瓶瓶罐罐,按照玉簡內的一些介紹,一一辨認,這里面幾乎全部都是毒藥,只有一個玉瓶內,裝的是王林服食過的防毒丹。

這種防毒丹,王林在玉簡內看到,屬于是效果中等的一種,只有配合服食一種輕微毒素的毒藥,才可把防毒的效果發揮到最大。

王林把儲物袋內所有東西,都一一放在自己儲物袋內,隨后把孟駝子的這個儲物袋扔在地上。接著他拿起一物,表情凝重起來。

這一物,正是孟駝子的本命法寶綠色小鼎。

此鼎雖然一碎為二,但其上仍然有磅礴的靈力散發出來,只不過這靈力中,充滿了毒素,尤其是那可滅殺神識的綠霧,讓王林查看時,極為謹慎。

他知道,若說孟駝子儲物袋內,最珍貴之物,除了冥決玉簡與極品靈石外,絕對當屬這綠鼎,畢竟此鼎是孟駝子化神期修為的本命法寶,被其以體火祭煉數千年。

剛才他查看玉簡時,里面就有對著綠色小鼎的介紹,當冥決修煉到第二層時,就需要體內有一種致毒之物來作為震懾毒身的寶物。

這小鼎本是那傳說中的神寶藥王鼎的仿制品,雖說是仿制而成,但比之真正的藥王鼎,在材料上卻是不差,差的,只是藥王鼎那數萬栽吸收草木靈氣的精華罷了。

此鼎本是某個三級修真國的至寶,被孟駝子耗費心機歷時數百年,拜入其山門,最終憑著過人的天資成為掌門弟子,這才有了接近的機會,隨后他取鼎殺師,一路逃入修魔海,并以此鼎作為本命法寶。

硬是把一個藥王鼎,生生的煉成了毒王鼎,若他不死,一直修煉到冥決第九層,此鼎雖說還是無法比之傳說中的神寶藥王鼎,但卻也相差不遠,可稱為真正的毒王鼎。

可惜,出師未捷身先死,因緣巧合,此鼎現在落在了王林手中。

王林腦中回蕩玉簡上對于此鼎的描述。沉默片刻,這等寶貝,若是他同樣修煉冥決,煉到一定程度后。到是可以吞下成為本命法寶,可惜現在王林已經沒有了修煉冥決的打算,這綠鼎就有些不好處理了。

這等寶貝,若是無法使用,王林頗為不甘心,費盡周折,不就是為了可以讓自己變強么,雖然還沒到結嬰的時候,此鼎也對結嬰沒什么增加效果。但他身處這等險地,若是可以用著綠鼎,其生存的幾率定然會攀升一個高度。

王林臉上陰沉如水。他抬頭看了眼望不到盡頭的黑色石橋,目光一閃,二話不說張口吐出一道晶光,晶光飛劍立刻在四周繞了一圈,最后飄在他的身前,散發出森森寒芒。

王林看著飛劍,臉上露出躊躇之色,隨后一咬牙,二話不說大手在其上猛地一拍,飛劍立刻一顫。發出一聲劍鳴。在其劍身上。出現一道道血色細線。

這些細線,正是王林當初在趙國時。以血煉之術凝結而成的精血,最后雖然飛劍與他的肉身一起碎滅,但血煉之術卻是極為霸道,硬是刻印在了劍靈之上。

這劍靈本是無形無神之物,但在王林識海內多年,又隨他經歷了吞魂的演變,從而劍靈產生一絲靈識,這才完整的保存下來。

直至王林以戰神殿的煉器之術,為它重新祭煉出劍胚,此飛劍才最終完成了劍靈轉移。

可以說,這把飛劍,為王林立下過赫赫戰功,死在其下之人,不計其數,日久天長,劍靈內殺氣越積越多,已然成為了一把兇器。

王林目露凝重之色,右手隔空順著劍身上的血絲,慢慢移動,隨著他右手揮動,劍身上的血絲越來越紅,最后整個飛劍發出咔咔之聲,居然從血絲分割出斷裂,化作碎片摔落在地。

半空中,只留下一道道血絲,飄在其中,一個虛幻的劍影,在其內若隱若現。

王林深吸口氣,一拍儲物袋,反應爐飛出,他一指綠鼎,頓時兩半綠鼎飛入反應爐內,在它們進入的瞬間,綠色霧氣立刻把反應爐包裹,其內發出陣陣呲呲之聲。

王林目中寒芒一閃,雙手連續打出幾道法訣,透過綠霧印在反應爐上,爐體立刻一動,慢慢的旋轉開來,漸漸的,其旋轉越來越快,最后包裹其上的綠霧被其帶動,形成一道綠色的漩渦。

王林大手一召,地面上晶光飛劍的碎片,被其抓在手中,他捏著其中一片,盯著飛速旋轉的反應爐,過了許久后,他右手猛地一甩,一塊碎片化作一道晶光一閃而逝,準確的進入到高速旋轉反應爐內。

在進入的一瞬間,碎片立刻化成液體,融入爐內。

王林目不轉睛,右手連連甩動,在一個時辰內,把所有的碎片全部扔了進去,此時,他緩緩呼出一口氣,雙手打出幾道靈氣,打在了反應爐上。

在這一瞬間,反應爐轉動的速度,立刻又快了一倍,只能看見一團旋轉之物,看不清里面細貌。其上的綠霧漩渦,乍一看,仿佛靜止不動,但若仔細觀察,會發現,它不是不動,而是轉的太快,以至于造成虛假之像。

“還是不夠!”王林喃喃自語,以他的神識看去,可以清楚的看到,反應爐內因為旋轉而產生的高溫,對于其內的綠鼎來說,還是不夠,這綠鼎只是顏色略紅,但卻并未融化。

王林目光一閃,心念微動,儲物袋內立刻飛出數物,他看都不看一眼,抓住其中一物,右手一甩,準確的落入反應爐內。

在此物落入的瞬間,一團青色火焰騰的一下冒出,盡管反應爐的速度依舊,但其內的溫度,卻猛然間增強了一倍。綠鼎的顏色,已經徹底的變成了紅色。

但仍然沒有融化的跡象。

剛才王林所扔之物,是一種戰神殿特殊的煉器材料,它叫**血石,靈力催化后可產生高溫。

這雞血石,若是仍的數量過多,則不但不會增加溫度,反而會立刻降溫,所以王林再次扔出幾塊后,便把其收起。

此時,反應爐的溫度,已然達到恐怖的地步,只不過綠鼎卻只是通紅一片。還是不曾融化。

王林沉吟少許,連續又扔出了紫月騰,碎花石,藍月木等數十種戰神殿煉器材料。這些東西被他一一投入反應爐后,一股五顏六色的煙氣轟的一聲冒出,形狀如同虛鼎。

這虛鼎般的煙氣出現后,立刻把那綠霧漩渦沖散,最后居然又詭異的從散發狀態,連同散開的綠霧,迅速回縮,全部縮回到反應爐內。

在這一瞬間,反應爐發出陣陣轟鳴。漸漸的,一絲絲裂痕從外表露出,王林定氣凝神。緊盯其內小鼎,只見那兩半的綠鼎此時已經開始融化,只不過其融化的速度過于緩慢,若是以此進展下去,很可能反應爐碎裂了,還沒有完全融化完。

王林目光閃動,右手抬起,手心中浮起一團藍色火焰,這火焰一現,四周溫度立刻下降。這正是那以黃泉升竅決修煉到大成后。結出的黃泉冰焰。

這冰焰已經與王林體內金丹融合?芍^是生生不息,但若是使用過多。卻還是會對其金丹造成一定的傷害。

所以時至今日,這冰焰他只是作為殺手锏,一般輕易不用。

此時眼看反應爐承受不住,碎裂在即,王林二話不說右手向前一送,冰焰立刻飛出,迅速碰到反應爐。

王林神情高度集中,目不轉睛,小心的控制冰焰慢慢接近,尤其是其中的靈力微控,更是不能出現半點波動,盡可能的保持冰焰低溫的穩定。

在這一瞬間,反應爐上的裂痕驀然間增多,但還沒等擴散,便立刻被冰焰覆蓋,生生的凝固住。

僅僅這么幾息之間,王林已然出了一身汗水,他這是冒險一試,若是操控的好,可以幫助反應爐凝固,若是出現差錯,那么結果就是反應爐加劇碎裂。

此時反應路在冰焰的加固下,碎裂的情況得以緩和,不過若是不限制冰焰的低溫,對爐內綠鼎的融化,必然會造成致命的影響,所以,王林此時更加小心謹慎,盡全力把冰焰的低溫,限制在即可凝固爐體,又不影響綠鼎融化的平衡點上。

慢慢的,綠鼎緩緩的融化,期間王林不敢有任何大意,也不知過了多久,終于綠鼎完全融化,成為一汪透著深綠色的液體,鋪在了反應爐內。

王林呼了口氣,右手掐訣,打出一道靈光,印在反應爐上,頓時爐體一震,停止了旋轉,王林大手一抓,爐體內的綠色液體飄出。

在這攤液體中,隱約有個虛幻的小鼎,若隱若現,王林知道,這定是這毒王鼎的鼎靈,他二話不說,右手隔空一召,浮在半空的劍靈立刻飛出,融合在那綠色液體中。

在這一瞬間,鼎靈立刻一動,同樣融入其中,王林目光凝重,這兩個不同的靈體,并未如王林所猜測那樣,出現相互攻擊、吞噬的情況,而是對持少許后,鼎靈立刻化作陣陣綠色的靈氣,鉆入到飛劍劍靈之中。

二者迅速的融合在一起,至此,王林算是松了口氣,他雙手連點幾下,頓時那攤液體慢慢凝固,按照王林的意愿,變成一把六寸長的墨綠色小劍。

在劍身兩側,更是生出兩排密密麻麻的小刺,陣陣綠芒,在劍刺上閃現,看起來頗為驚人。

此時,飛劍徹底凝形,通體墨綠色,其內更是隱含毒王鼎的毒素,若是被碰到一下,即便不被此劍殺死,也定然中毒而亡。

此時這飛劍,即便是元嬰期,若是被他偷襲刺中,也難逃一死,畢竟這其內蘊含的毒素,是孟駝子的毒王鼎。

只不過重新凝練之后,王林也不敢吞入腹中以金丹養煉了,哪怕就是使用時,也要極為注意,否則的話,一旦他被刺中,也定然難逃一死。

這毒王鼎的毒,根本就沒解藥,除了孟駝子,沒人能解。

王林躊躇滿志,尤其是飛劍劍身上的那些利刺,這更是他的殺招,只需心念一動,那些利刺便會斷開射出,叫人防不勝防。(未完待續,如欲知后事如何,請登陸,章節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閱讀!)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X
Top
强奷乱码中文字幕
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