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筆趣閣 > > 正牌老公惹不起 > 第兩百二十九章 遠走高飛

第兩百二十九章 遠走高飛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
白慕辰默了默,依舊聲音沙啞的說:“還是那個樣子,顧青城應該來找過她吧!”

白慕心沒有告訴白慕辰,但多年的兄妹,白慕辰又怎么可能不知道?

“昨天上午,我去的時候顧青城在……”秦婉怡不知道到底是應該隱瞞還是坦誠的說出來,于現在而言,隱瞞或許是對白慕心最舒坦的,但是以后呢?每個人都還有那么長那么久遠的未來,不知道哪一天,白慕心或許會比現在還要傷心,因為她選擇了隱瞞,讓顧青城帶著天大的陰謀留下來!

白慕辰并沒有意外,只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長長嘆了口氣,說:“我就知道,她很想見顧青城,除了顧青城,什么都不愿意說!”

秦婉怡也很沉重,抿抿嘴道:“那現在應該怎么辦?慕辰哥,我不愿意慕心受傷,但是她現在很忌諱我!”白慕心的那點小心思壓根就逃不過秦婉怡的眼睛,都多少年的朋友了……

白慕辰頓了頓,隨后道:“婉怡,這件事我知道是慕心的不是,我替她跟你道歉,你不要多想,她自己想明白之后會想開的,這件事跟你也沒有什么關系!”

“不用!慕心也是我的朋友,慕辰哥,我不要接受你的道歉,我會等著慕心好起來,等著她放棄,或者顧青城會愿意接納她?”

“不會的!”白慕辰的口氣充滿了頹唐,“那小子是不是真心我在醫院里面已經看得很清楚了,慕心是死心眼的姑娘,這顧青城卻是個心機深厚的人,慕心跟他在一起我不放心,我們的父母也不會放心,他們之間,是沒有在一起的可能的!”

白慕辰后面的話說得斬釘截鐵,秦婉怡對白家一點了解也沒有,但是放眼天底下的父母,大概也沒人愿意自己的孩子眼睜睜的飛蛾撲火吧?

秦婉怡無奈的嘆了口氣,又細細囑咐了白慕辰一些要注意的事情,便掛了電話。

她猜想蘇素心今天一定會給她電話,果不其然,剛過了十二點,大約是護工吃午飯去了,蘇素心的電話打了進來,“董事長夫人,你帶我走吧!”蘇素心的聲音很平靜,開門見山的說了自己的目的。

秦婉怡微微驚訝,不過很快反應過來,“你都不再考慮考慮嗎?”

蘇素心輕輕苦笑,說:“沒有什么好考慮的了,我已經下定了決心,如果董事長夫人能夠帶我走,我會感激夫人一輩子!”

秦婉怡拿上鑰匙出門,“如果顧青城要是知道是我帶走了你,他恨的那個人將變成我,我不知道他還可能帶來什么可怕的后果!”

“我會想辦法從病房里逃出來,董事長夫人如果能夠在醫院門口等著我,我就已經滿足了!”

那根本不是問題。

秦婉怡連顧江洲也沒有告訴,自己打了車,司機一向知道什么地方不在攝像機的范圍內,秦婉怡就停在那里等待著蘇素心從醫院里面出來。

“小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呢?”閑下來,司機好奇的打量著戴了大大一副墨鏡的秦婉怡,他多多少少也會遇見這樣的客人,不是明星就是一些有事不能說出來的神秘人,而且這位小姐又要求將車子停在不能被留下證據的地方,他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自己的猜想一定是正確的!

秦婉怡看著反光鏡里面那張幾乎連自己都不認識的臉,微微勾了勾唇角,取出錢包,從里面掏出好幾張錢遞給司機,“今天的事情不可以告訴任何人,我記住了你的車牌號,若是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,那后果不是你能夠承擔的!”

司機看見秦婉怡給的那疊錢,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涼氣,最終還是同意了秦婉怡的意見,老實的點頭,說:“小姐請放心,我什么都不會說!”

秦婉怡沒有再說話,而是專心致志的等著蘇素心出來。

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一個熟悉的人影終于從醫院大門探出腦袋,讓昏昏欲睡的秦婉怡亮了眼睛。

蘇素心的電話打過來,問秦婉怡:“董事長夫人,你到了嗎?”

“是!看你的左邊,我在跟你揮手!”

秦婉怡成功接到了蘇素心,察看了一下,背后也沒有人跟蹤蘇素心,這才放心的讓司機上路。

“你想要見見慕心嗎?”秦婉怡并不相信蘇素心會這么容易徹底放棄顧青城,所以她還是要問一問。

蘇素心一愣,過了半晌,秦婉怡都以為她不會回答她,她都快放棄了,蘇素心才說:“不了吧!”

這不是什么讓人意外的結果,秦婉怡絲毫不驚訝,隨即轉換了話題:“你現在準備去哪里?”

“我也不知道!”蘇素心臉上帶著深深的迷茫,是秦婉怡無比熟悉的,大概曾經的她也是那個模樣,在秦泰掌控下的時候,不過現在她已經從那個時代走過來了,一切都好起來了。

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
蘇素心搖頭,“董事長夫人已經幫了我這么多了,我不想再麻煩你了!

秦婉怡抿嘴輕笑,她知道蘇素心即使沒有地方去也不會麻煩她,蘇素心對她戒心很強,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。

出租車停在城市最繁華的地帶,是蘇素心忽然要求司機停下來的,秦婉怡同她一起下了車,蘇素心將秦婉怡前一天交給她的手機還給秦婉怡,“這個手機幫助我太多了,素心這輩子都會感激董事長夫人的!不過現在……我已經打算跟從前徹底的告別,所以,所有跟從前有關系的東西我都會遠離!

蘇素心這次當真是徹底的下了決心了,秦婉怡一面惋惜,又一面悄悄同情顧青城,這么好的兩個女人,顧青城上輩子真不知道是修了多大的福分,可是……依然被他的冷漠和絕情徹底銷毀了!

“蘇小姐!”看見蘇素心轉身想走,秦婉怡知道蘇素心這一去未來見面的時間幾乎是沒有了,便蹙著眉心問她:“這個孩子……你不會想留下來吧?”

“我不知道!

蘇素心凄慘的笑意過了好一會兒還回蕩在秦婉怡的腦海里面,但是放眼看去人群,蘇素心已經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愛情,出現在不適當的時候,與不適當的人,只能帶給人無盡的折磨罷了!

蘇素心一走,不過兩個小時顧青城已經得到了消息,氣沖沖的趕到醫院,空蕩蕩的病房只剩下滿臉愧疚的護工忐忑不安的望著他,不停的道歉,“我下樓買飯的時候蘇小姐都還在的,只是短短五分鐘,她就好像從醫院里消失了!”

“這么大一個人,你跟我說她消失了!”顧青城從喉嚨里發出一陣冷笑,“這根本不是理由!”

護工是見過顧青城發脾氣的模樣的,之前人人都說這位顧氏的總裁是個好性子,容易說話相處的,結果自他從蘇素心病房里憤怒的離去,她早已經推翻了先前的結論!

“顧先生!現在應該怎么辦呢?”病房里的沉默好像一個巨大的黑洞,護工一顆心忐忑極了,實在忍不了了才開口問顧青城。

“你走吧!默了默,”顧青城面無表情的說,他也實在是頹唐極了才會將蘇素心一個人扔在醫院里面,很多事情之前他就應該想到過,只是一直以為蘇素心是不會離開他的,錯在他太過自信,根本不怪別人……

護工如釋重負,眨眼間房門響起輕巧的關門聲音。

“心兒,這次,是真的要離開我了嗎?”顧青城輕輕呢喃。

有時候有心情悲傷反倒成了一種奢侈,顧青城靠在蘇素心曾經睡過的病床淺淺的睡了過去,沒一會兒又被尖銳的手機鈴聲吵醒。

手機那端的聲音遙遠得好像來自于另一個世界,顧青城用力的豎起耳朵才聽見熟悉的蒼老的聲音:“聽說你好幾天沒有去公司上班了,在做什么?”

打電話來的人是顧正庭,千年不變的穩實的音調,曾經也是顧青城的期盼。

“爺爺!”顧青城清了清嗓子,淡淡的說:“我有事情請假了!”

“什么事情能夠比你現在負責的市中心的地皮還要重要?”顧正庭明顯很生氣,語氣里都是濃濃的責備味道:“你知道現在公司里的人都是怎樣說的嗎?你再這樣下去,連我也幫不了你!”

“我讓您幫過我了嗎?”顧青城心底憤懣難平,多年來生存在顧江洲陰影下讓他多少都對顧正庭不滿,只是平常的他比較能夠忍得住,不會輕易說出來罷了。

顧正庭氣得半天都說不出話來,顧青城渾身僵硬的捏著手機,半晌還能聽見電話里傳來著急的聲音:“先生,藥!”

老爺子還真禁不住氣,就這么兩句話心臟病又犯了嗎?

顧青城無奈的收起電話,反正顧正庭從來也沒有將他當做這個家里真正的一份子,他早已經接受,也已經習慣了。

不過半個小時,家里的女傭打電話過來說顧正庭吩咐了叫他晚上回家里吃飯,務必。

顧青城眷戀不舍的凝望了病房最后一眼,回頭便撥響了私人偵探的電話:“幫我找一個人!”

顧江洲和秦婉怡傍晚也分別收到了陳華欣的電話,說晚上回去吃飯。

秦婉怡打電話給顧江洲,辦公室里兩個要翻天的女人剛剛出去,顧江洲稍稍松了口氣就接到了秦婉怡的電話,連陳明軒都沒有能夠錯過他微勾的唇角。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X
Top
强奷乱码中文字幕
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