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筆趣閣 > > 無限制神話 > 第六百一十六章重生島

第六百一十六章重生島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 推薦閱讀:斗羅大陸、將夜、凡人修仙傳、一世獨尊、大醫凌然、仙逆、劍卒過河、元龍、牧龍師、大夢主

一  楚河聽了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。

講道理,在角色設定上,秦大爺和許導有一定的重疊性。

不過相比起秦大爺,許導在修行界沒什么根基,并且更有節操一些。所以楚河更喜歡和許導一起組隊。

但是,關鍵在于,許導只能做為一個打下手,并且出主意的幫手,一旦涉及到正面、劇烈的沖突,許導就基本上沒什么發揮余地了。

而這一次張啟仙既然自信的邀請他去赴會,發生正面沖突是極有可能的事情,叫上許導的意義就不大。

“也罷!就讓秦大爺得瑟一下吧!”楚河放棄了打擊秦大爺的打算,勉強算是認可了秦大爺的說法。

既然已經決定前往,那楚河便讓秦大爺代為傳訊,表示樂意前往一聚。

同時也抓緊時間,讓吳建偉幫忙補充后勤物資,同時也抽空面試了一下三位搶手。

在考察過他們各自的水平和手速之后,楚河錄取了白文。同時將自己收集到的一些不太重要的資料交給白文,讓他將這些資料靈活運用,盡量快的編纂出一部小說出來。

楚河試驗過那黃金屋。

完虛構的故事,在它那里雖然也能換東西,但都是一些金銀俗物,對楚河來說,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價值了。

而以一個虛構的故事為主線,摻雜的卻是真實的資料和訊息,則能打動它的胃口,獲得提問的權利。

若想要獲得物品,就需要完真實的故事,或者大量半真半假的故事。

這些都比較彈性,擁有交流和談判的可能,可見黃金屋的背后,一定存在著某個真實,擁有自身意識的生靈,而不僅僅只是某種被動應對機制。

交代白文快點碼字之后,楚河抽空又檢查了一下父母的修為進度。

嗯···結果依舊感人,雖然在穩步進步,但是進度實在太慢。

“看來這次副本結束之后,真的要想想辦法了,不然的話,以他們這樣懶惰的修煉方式,雖然可以延年益壽,但是活到靈潮回歸的時間點,概率不大!”楚河嘆息一聲,表示為了這對咸魚父母,簡直操碎了心。

乘坐著吳家的私人飛機,楚河和秦大爺在收到請帖后的第四天先抵達了夏威夷,然后再乘坐游輪,在海上飄了一天一夜后,成功抵達重生島。

當然,從正式的角度來講,這座島的名字是‘renascence’,翻譯過來就是重生、新生的意思。

重生島并不大,若是站在高處,一眼便能縱覽貌。

而島嶼的四周,則早已?苛嗽S多大大小小的船舶。

顯然這座島的訪客并不少。

海邊的沙灘上,還能看見一些人影,不過并不多,顯然更多的人,都聚集在島嶼的核心處,或許也就是那個古怪的副本開啟點。

等到楚河和秦大爺走到島嶼中央的時候,看到的便是攢動的人頭。

“怎么回事?不是鑰匙有五把嗎?”楚河小聲嘀咕道。

秦大爺也面露疑惑。

仔細觀察周圍那些修士群體的構成,這疑惑就更明顯了。

比如花旗國一邊,花旗國有一枚鑰匙,是已經確定了的事情。

但是花旗國此次來的修士卻并不多,只有區區三人。

剩下的都是他們招募的‘聯合軍’又或者說是‘雜牌軍’。因為這些人身上,白熊國、楓葉國等國修士,特有的氣息十分明顯,根本就藏不住。

其余幾方的構成,也都很復雜,并不單純。

“因為情報的泄露,所以政治妥協了?”楚河皺眉想了想,覺得有點不太靠譜。

作為掌握主動權的一方,即使是政治妥協,也要保證基本的利益不被動搖。

但是看花旗國的搞法,分明是名額被‘外人’占據了一大半,顯得就有些古怪了。

“這么多人都在等什么?五把鑰匙,難道不能分五撥進去嗎?”秦大爺也開口問道。

楚河搖搖頭還未解答,就聽到張啟仙的聲音從斜后方傳來:“大家商議過后,決定一起進入這個副本,到時候相互之間人多也有照應!

“人多有照應?”楚河和秦大爺臉上,幾乎同時露出同款的諷刺表情。

一口鍋里搶吃食,還能相互照應?怕不是相互坑害吧!

楚河和秦大爺都知道,這個副本有古怪,如今看來這古怪還不少。

“莫非這副本,進去的人越多,越有某些方面的優勢?”楚河心想。

“那要等到什么時候?”楚河轉身對張啟仙問道。

張啟仙手下跟著的人也不少,只是怎么看都是一些亂七八糟攀附張家的散修,之前跟張啟仙關系密切的那些修二代們,則都不在。

這讓楚河心中反而更加繃緊了心底的某根弦。

事出反常,必有妖。

這張啟仙發帖請他來對決,竟然沒有帶那些實力不弱的幫手,反而找了一群烏合之眾。

當真是古怪的很。

面對楚河的疑問,張啟仙淡然說道:“大約還要等一兩天吧!島國的修士還沒到,他們也有一把鑰匙!

夜幕漸深,潮水漲起,淹沒了沙灘,甚至吞沒了一小片紅樹林。

山頂無人處,楚河收回了以調禽神通支使出去的蚊蟲,讀取著它們身上寄托的訊息。

半響之后搖了搖頭。

已經抵達的四支隊伍中,真正掌握秘密的核心人數很少,并且基本上不說話,顯然是在防備被竊聽。

那些一般的成員們,則是笑鬧著,同時聊著各種八卦和揣測,都做不得準。

不過有時候,沒消息也是消息。

這至少說明,網上流傳的訊息是錯誤的。

所謂重生島副本的真相,只有那個叛逃花旗國的修士知道,顯然是在胡說八道。

那些掌握了鑰匙的修士團體,每一個團體的核心人物,都應該知曉真正的原因。

等到了第二天中午,島國修士們終于來了。

他們一共一行七人,算是來人最少的。

但是看他們動作整齊,同樣的陰陽師袍,臉上刻板的表情似乎都如出一轍。

很顯然和旁的隊伍那些烏合之眾不一樣,而是一隊島國修士中的精銳。

“怎么回事?島國修士隊伍的組成好像格外不同,莫非他們并不知道副本的秘密?還是說···另有什么打算?”楚河又有些不解。

他曾在夜里悄悄嘗試著,刻畫圖案,然后撬開副本。

不過卻失敗了。

不是他的金手指失靈,而是那圖案并非解開的關鍵,他即使是能降低難度,也需要正確的引子。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X
Top
强奷乱码中文字幕
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
<noframes id="3zlnd">
<noframes id="3zlnd">

<p id="3zlnd"></p>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p id="3zlnd"></p>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<video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delect id="3zl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/p>
<p id="3zlnd"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</p>

<video id="3zlnd"></video>

<p id="3zlnd"></p><output id="3zlnd"></output>
<p id="3zlnd"></p>